体彩排列三开奖直播
首頁 > 正文
南川“魚米之鄉”一波三折的轉型路

金花村白茶基地。通訊員 任前蔚 攝

曾經的石英砂礦主盧開遠,如今已變成了“鵝司令”。

以前的稻田變成了藍莓基地。圖為村民在藍莓基地務工。

  連日來,南川兩個鄉村振興示范村在中央電視臺《我的美麗鄉村》欄目中播放后,成為大家熱議的話題,其中興隆鎮金花村,發展現代農業引人矚目。

  興隆鎮曾是南川的“魚米之鄉”和糧食主產區,下轄的村居中,尤以十里沃野、一脈青山的金花村條件最佳。然而,在從傳統農業向現代農業轉型的過程中,或許是由于傳統農業的種植觀念根深蒂固,金花村的轉型之路走得并不順暢,曾遭遇過“有田無人耕、有人不耕田”的尷尬,甚至出現過土地成片荒蕪、開采非煤礦山等情況。

  傳統農業如何突破固有瓶頸?在鄉村振興的過程中,金花村通過一系列土地經營權流轉的探索與實踐,將零散的土地打包、整合,接連引入大型產業項目,既提高了農地利用率和村民的土地收入,又讓傳統農業迸發出了產業化的聚集效應。

  糧食滿倉腰包卻不鼓

  11月25日,金花村七社社長唐澤術如往常一樣,來到了地里,招呼村民整治田坎,關好灌溉水,以備來年的水稻生產。

  地還是自己的承包地,但經營權和收益卻早已歸了老板,唐澤術僅僅負責管理而已,每個月工資2000多元。他覺得這樣“樂得清閑”,“不用管市場行情,也不用去算賬,每個月只管拿工資就行?!?/p>

  在需要自己種植、管理、售賣稻谷的那些年里,唐澤術掙得遠沒有現在這樣多。

  “哪里談得上掙錢,基本上就圖個溫飽就成?!彼胖竿犯欽咚閼?,“1公斤谷種七八十塊、肥料100多塊、農藥也是100多塊,這些是一畝稻谷需要的硬杠子投入?!?/p>

  如此一來,每畝地大概產1000斤稻谷,賣出去后滿打滿算也才1000多元,“這還沒算人工費用呢,如果按每天80塊錢的人工費來算,那就虧到家了?!碧圃笫醪鉤淶?。

  金花村海拔區間700-1000米,土壤肥沃,氣候宜人,是個適宜種莊稼的好地方。但不少村民卻和唐澤術一樣,一到秋收就面臨著“尷尬”:糧食滿倉,腰包卻不鼓。

  歸根到底,還是因為比較效益太低。金花村有耕地8027畝,林地7900多畝,人口約4300人,人均耕地并不少。但這并不能構成農民依靠土地增收的必要條件。金花村老支書周文焱回憶,在很長一段時間里,村里的土地都是一小塊一小塊的,收割后的稻田與閑置的田土交錯相間,放眼望去一片土黃色。

  “種得多,虧得也多,別看收獲時家家戶戶糧食都成堆,可真正到手沒幾個錢,更讓大伙兒的心涼了半截?!敝芪攆吞寡?。

  久而久之,許多人選擇了外出務工,成片的土地就閑置了下來。由于多種多虧,沒有出去打工的人也把地閑了下來,“就種自己的口糧田,夠吃就行”。

  由此,與同期工業化、城市化的狂飆突進形成鮮明對照的是,“有田無人耕,有人不耕田”的尷尬在金花村不斷蔓延,曾經的“魚米之鄉”盛名不再,轉型迷霧重重。

  石英砂礦主的“退二進三”

  市場經濟下,“村村點火、戶戶冒煙”的早期工業化圖景在不少農村并不鮮見。金花村雖然因為各種原因沒這么干,但卻依托僅有的石英砂礦產資源,開始了從第一產業向第二產業的初次轉型。

  石英砂礦屬于南川市民盧開遠,開辦于20年前,設計能力5萬噸/年,開采面積近40畝。盧開遠坦言,其礦屬于濕法加工,對周遭環境影響并不大,但對地表植物的破壞和加工時的噪音,還是讓村民有些怨言。

  當時,石英砂礦成為了金花村民務工的重要去處?!白疃嗟氖焙蚯肓思甘鋈宋窆?,挖機駕駛員每個月工資有6000多元,其他工人每月也有3000-5000元?!甭陡嫠嘸欽?。

  正因為如此,對于石英砂礦,村民們可謂又愛又恨,愛的是只要被成功聘用,每月工資甚至不輸于城里人,恨的是眼看著好端端的地被挖下去幾米深,地面光禿禿的,十分心疼?;褂械拇迕褚蛭誑笊洗蜆?,患上了矽肺病或者出過安全事故,更是得不償失。

  隨著國家對環境的重視持續升溫,盧開遠有了轉型的打算?!傲忠?、國土、環保等部門盯我盯得特別緊,要求我恢復植被等?!彼?,“破壞植被,每平方米24元的??罨顧閌喬岬?,情節嚴重的要翻倍,甚至還有入刑的可能?!?/p>

  另一方面,經濟轉型后,主要作為玻璃生產原料的石英砂不再俏銷,讓盧開遠倍受沖擊,逐漸有了轉型的打算——2015年,按照南川出臺的《礦山環境治理與生態恢復方案》,他開始在礦區種上李子、桃子、葡萄等果樹,并借此開辦了農家樂,“退二進三”邁出了第一步。

  轉型后的盧開遠,從生態環保部門的“眼中釘”變成了農業產業部門的“座上賓”:成為市農科院的品種試驗基地,他獲得了20萬元補貼;荒山造林和低效林改造,他得到了6萬元補助;冷藏庫建設,南川區送來了10萬元補助政策;打造農業農村部農業科技推廣示范培訓基地,又獲得了一次性20萬元補貼;此外,養老公寓一旦申報通過,盧開遠還將獲得最多80萬元的補貼……

  種種扶持,讓他由衷感嘆:“在農村,就得靠山吃山,靠水吃水?!?/p>

  走在鄉村振興大道上

  不僅要靠山吃山,靠水吃水,還得依靠規模種植和新型農業科技,才能讓綠水青山變為金山銀山,才能讓農業成為有吸引力的產業。

  一些村民開始了自行探索。例如,曾在外務工長了些見識的村民楊放,就在村里流轉了一些土地種植蓮藕,且長勢不錯、品質上佳,成為了南川幾所學校的定點供應商,收益頗豐。

  六七年前,貴州人龍忠福亦曾在村里流轉了100多畝地種植蔬菜,收益也不錯。

  兩者的規模雖然都不大,卻給村里、鎮里以啟示:規模,才能產生效益;生態,才是鄉村振興產業的不二之選。

  于是,在區里、鎮里對金花村土地進行大規模整治和整體招商引資后,一些大項目紛至沓來。

  11月25日,記者登上金花村的制高點,眼見曾經閑置的大片山坡變得郁郁蔥蔥,茶樹碧綠連綿綠浪涌,心情頓時舒暢。

  荒山變茶山,與不遠千里而來的浙江安吉人宋昌明和葉康榮有著直接關系。如何把金花村的綠水青山變為金山銀山呢?宋、葉二人給出的答案是:發展白茶產業。

  2016年,宋昌明、葉康榮在金花村流轉2700余畝土地,種植白茶。從此,兩人輪班在金花村項目上駐守,每次輪班時間為一個月。記者采訪時,剛好輪到宋昌明“值班”。

  “這里原來是火燒跡地,地上幾乎是顆粒無收。但種植上白茶后,每畝可產120斤鮮葉,用以制作25-30斤干葉,每斤價格約為1500元?!彼?,“明年,這里就將建起一座采茶廠,原來的不毛之地將變成生態高效茶葉基地?!?/p>

  土地質效發生脫胎換骨巨變的,還有原來的糧食耕作區。連同唐澤術的地在內,數百畝良田被流轉給了李維娜,一名主城來的業主——她用這塊地種植再生稻。讓老唐嘖嘖稱奇的是,地還是原來那些地,種的依然是稻谷,但現在的價值卻大不一樣了。

  再生稻畝產趕不上普通水稻,僅有六七百斤,但每畝稻谷可打出200-300斤一級米,通過包裝后每斤售價高達40元。這樣一來再生稻田的畝產值就達到8000-12000元,再加上一些碎米的價值,稻田身價倍增。

  更多的土地被成片流轉給了重慶嘉藍悅霖農業科技發展有限公司,成為了該公司藍莓生產基地的重要組成部分?!懊磕恫?000斤,畝產值可達3萬元。原來的低效田,現在也成了農民增收的重要來源了?!備霉舊扛本沓痰縷剿?。

  一個個現代農業項目,如同一股股新鮮血液注入,正讓金花村煥發出新的生機?!安嫡裥?,鄉村才能振興,”興隆鎮農服中心主任王先華說,村里的轉型還在延續,將借助這幾大產業發展鄉村旅游,繼續延伸產業鏈,走上鄉村振興的康莊大道。

  相關新聞》》

  南川37個鄉村示范村產業規模達11.5萬畝

????鄉村振興,產業興旺是重點。11月29日,重慶日報記者從南川區農業農村委獲悉,該區以產業振興為基礎突破口,整合政策、匯聚力量,促進多產業融合聯動發展,目前全區37個鄉村振興示范村的產業規模達到11.5萬畝。

  “我們通過各種辦法來推動產業振興?!蹦洗ㄇ绱逭裥稅彀旃腋涸鶉嘶屏嶠檣?。

  一是多元投入,統籌整合農業產業發展資金7784萬元,并改進資金投入使用方式,主要用于扶持重點區域、重點產業、重點項目、重點品牌發展;同時引導區內金融機構量身推出信貸產品,支持新型農業經營主體發展,累計發放貸款9000余萬元;在吸引社會資本上,則加緊制定激勵政策,新引進種養及加工項目10個,簽約額6.43億元,到位資金2.55億元。

  二是強化品牌塑造,每年調減低效經濟作物0.5萬畝以上,新增農產品“三品一標”認證30個(其中綠色食品21個),使全區“三品一標”認證達到118個。此外,加大品牌營銷力度,“金佛玉翠”獲重慶名茶稱號,“南川大樹茶”列入重慶茶葉三大品牌;“金佛山貢米”被評為重慶市“十大好吃米飯”,“南川米”獲評重慶市十大區域公用品牌。

  三是用“龍頭”來提升示范帶動力?!拔頤羌喲蠓齔旨だΧ?,新培育區級農業龍頭企業11個、農民合作社22個、家庭農場56個,全區形成111個龍頭企業、1430個農民合作社、742個家庭農場的新型農業經營主體規模?!被屏岜硎?,區里還引導業主開展全產業鏈建設,新培育中藥材5.6萬畝、茶葉1萬畝,新增方竹筍1萬畝、低改方竹林3萬畝,新建精品稻米基地1.7萬畝。

  四是提升農業科技含量,通過“產學研推”、充實科技人才隊伍等,培育科技示范戶740戶,農業新技術、主導品種和主推技術入戶率達到95%以上,農作物良種覆蓋率達98%以上。

  五是強化利益聯結,整合涉農產業資金6292萬元用于股權化改革。采取“保底收益+按股分紅”形式,增加基地農戶和村集體收入,增強發展內生動力。已下達產業項目56個,與農戶建立聯結機制和貧困戶到戶項目占70%以上。

  上述措施,推動37個鄉村振興示范村的產業振興有了新亮點:德隆鎮隆興村大樹茶加工廠建設項目全面投產,年生產能力可達50噸;木涼鎮漢場壩村新發展200畝花卉基地和茶葉綜合體項目;神童鎮金鐘居委引進“陳昌銀”麻花加工廠,發展食品加工業,實現年產值3000萬元……

  下一步,該區還將加大試驗示范力度,建基地、育龍頭、樹品牌、延鏈條,大力發展“3+1”特色產業,推進農業產業結構調整提升,推動鄉村產業振興。

  記者手記》》

  金花村轉型有感

  金花村的轉型,實際上可以看成是從農業大村向農業強村的邁進。

  過去的金花村,農業多不多?多!但老百姓腰包鼓不鼓?不鼓!

  這就是結構問題。從產量上來看,金花村的糧食產量是充足的,能滿足需求,但品質并不出眾,因此往往賣不起好價錢。引入再生稻后,糧食的產量下降了,但身價卻翻了幾十倍,這是品質、品牌帶來的優勢。

  我們也能從金花村的轉型過程中發現,發展現代農業必須以科技為支撐:一方面,我國60%的農田耕地是中低產田,沒有本質的改良,農業很難發展;另一方面,我國用7%的耕地,消耗了世界上35%的化肥,一畝地承擔的環境壓力有多大,所面臨的問題不可避免。因此,還是回到再生稻上,由于不打農藥、不施化肥、科技加持,才有了身價倍增的結果。

  通過采訪,記者也有了一些新的體會。比如,白茶業主宋昌明就很擔心勞力不足的問題,他們明年就需要400名采茶工人,后年更是需要800人,巨大的人力資源缺口讓他很頭疼。事實上,這是大多數農村面臨的普遍問題。目前,從事農業生產的農戶,主要是五六十歲以上的老年人,不光身體狀況堪憂,而且知識儲備不夠、技能偏弱,這是制約農業發展的主要問題。

  鄉村振興需要人才,但農業能不能吸引人才,能不能引來和留住企業家,能不能吸引到投資,首先是看效益。要解決效益問題,不是依靠政府補貼,而是靠農業的結構改變,走精細化的道路。

  記者也欣喜地發現,由于結構的調整、社會資本的進入,一些原來外出打工的年輕人開始慢慢地回來了。希望金花村以此為契機,走上良性循環的道路,迎來真正的振興。(記者 顏安 本版圖片除署名外均由顏安攝)

編輯: 劉磊
城市相冊
欄目精選
每日看點
重慶正事兒
本網原創
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306230